李唐SEO顾问服务,专注SEO领域十五年,稳定提高网站关键词排名,自主研发泛目录程序、站群管理系统!SEO交流群:7552794
SEO顾问服务
当前位置: 李唐SEO > SEO资讯 >

软银发布2019财年财报:亏损达1.4万亿日元(约合130亿美元)

时间:2020-05-20来源:联合早报中文网 官网:http://www.seo178.com

近日,软银发布了2019财年财报,财报显示,软银2019年亏损达1.4万亿日元(约合130亿美元)。

作为日本最大的科技和电信集团之一,软银2019年的灾难性表现主要是由愿景基金亏损1.9万亿日元(约为177亿美元)所致,而其2018财年同期运营利润为2万亿日元(约合187亿美元)。

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价值正在缩水,截至2020年3月底,该基金对88家初创企业的投资达到750亿美元,然而当前所余投资价值约为696亿美元。此前,软银投资的美国办公空间共享公司WeWork和网约车公司Uber就录得100亿美元亏损。

在被新型冠状病毒爆发重创之前,软银集团首席执行官孙正义(Masayoshi Son)倾向于投入巨额现金并推动投资目标高速增长的战略,已经给该基金带来了连续两个季度的亏损。软银在其他科技投资上录得75亿美元亏损,该公司将亏损主要归咎于疫情造成的经济冲击。疫情加剧了该公司在许多未经验证的初创公司身上押注的潜在问题。

负债累累的软银利用其押注为其投资的公司提供了更多资金。但随着投资目标估值暴跌,这一战略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软银行支持的卫星运营商OneWeb在3月底申请破产,增加了愿景基金以外投资的减值损失,这些投资还包括WeWork的部分股权。

这场动荡给维权股东埃利奥特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带来了影响力,该公司除了建议软银回购股票外,还在推动其提高透明度和加强监管。

这些要求与批评人士的观点相呼应。批评人士认为,软银由孙正义主导,对于推动其如何实现盈利的估值所提供的细节太少。该集团被迫承诺出售或套现410亿美元资产,部分原因是为2.5万亿日元(约合233亿美元)的股票回购提供资金,以支撑其股价。

截至4月底,软银集团已斥资2500亿日元(约合23亿美元)回购股票。阿里巴巴是其投资组合中最大的资产,也是其可能的资产出售目标。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马云已经决定于6月25日离开软银董事会。

七大巨额押注受疫情重创

这家全球最大的科技基金从成立伊始就存在风险,很快就以超额溢价向烧钱的初创公司投入了750亿美元资金。软银战略中一个不太引人注意的部分加深了该基金的亏损,甚至可能会拖累其复苏。

软银旗下愿景基金将大约半数资金投资于七家公司,事实证明,这些公司大多位于受新冠疫情打击特别严重的行业。三家网约车公司,一家连锁酒店,还有共享办公空间提供商WeWork,在开放工作空间充斥着来自多家不同公司员工的想法成为前病毒时代的遗迹,而在此之前WeWork已经陷入了困境。

软银在财报发布前就已经告诉投资者,由于愿景基金的押注表现不佳。今年早些时候,该公司股价在一个月内下跌了50%,软银已经两次发布了预期出现巨额亏损的声明。今年3月,该公司表示将出售高达410亿美元的资产,以回购股票并减少债务,这帮助其股价回升。愿景基金的一位发言人说,其估值已经得到与该基金共同投资的、经验丰富的投资者的验证。

财报的发布把聚光灯投向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身上,他推动公司支出超过竞争对手以获得市场份额的战略让许多公司蒙受了巨大损失。孙正义计划推出第二只巨型基金的计划在投资对象表现平平和软银对WeWork的纾困中泡汤了。

孙正义曾表示,他预计愿景基金91项总投资中将有15家公司破产,而另有15家会大赚特赚。该基金的几家投资公司已经陷入困境或已经倒闭,包括WeWork和汽车租赁公司Fair、遛狗应用Wag Labs以及消费品制造商Brandless等规模较小的投资。

要想让愿景基金取得成功,其中一些大赢家需要在其豪赌之列。除了WeWork,这些公司还包括叫网约车公司滴滴出行、Uber以及Grab,半导体设计公司ARM、韩国电商Coupang和印度酒店经营者Oyo。其中,这些公司解雇了数千名员工,而且大多数公司在疫情期间距离盈利的目标越来越远。

愿景基金发言人表示:“凭借强劲的资产负债表、富有弹性的商业模式以及数字服务的加速采用,我们相信,我们投资组合中的许多公司都已做好充分准备,能够经受住这场前所未有的危机考验,甚至会变得更强大。”

愿景基金最大的一笔投资是对滴滴的120亿美元押注,滴滴是占主导地位的中国网约车公司。一位熟悉滴滴的人士说,中国已经开始从疫情中恢复,但滴滴的乘车量仍然只有疫情前水平的60%到70%。Uber是滴滴股票的大持有者,截至3月31日,Uber将所持股份的价值减记了20%,这意味着估值在400亿美元左右。一位知情人士说,愿景基金拥有滴滴20%的股份,估值约为500亿美元。

愿景基金的工作人员对滴滴和其他顶级投资寄予厚望。此前有备份文件显示,去年7月,有些中层愿景基金投资团队的工作人员在决定是否贷款投资该基金时,估计了该基金的头寸表现。他们预计,该基金前七大头寸的价值将在10年内从约400亿美元的成本基础增加到1300亿美元。他们预计滴滴的估值将翻两番,达到500亿美元。

在谈到员工产生的内部估计时,愿景基金发言人表示:“这些数据由几个初级和中层员工未经证实的猜测组成,不能认真对待或依赖。”

该基金最大投资中的另外两家网约车公司Uber和Grab也经历了业务下滑。在愿景基金的最大投资中,Uber是唯一一家上市的公司,尽管其估值低于软银在2018年的投资水平。在此期间,纳斯达克综合指数(Nasdaq Composite)上涨了20%以上。Uber本月裁员3700人,占公司员工总数的14%,目前正在洽谈收购外卖公司GrubHub。

愿景基金的工作人员对Oyo的未来前景最为乐观,Oyo是该基金受打击最严重的投资项目之一。他们表示,这笔投资将在10年内价值240亿美元,高于他们记录的约30亿美元估值。甚至在疫情爆发之前,Oyo就需要应对不断的亏损,并在今年早些时候解雇了数千名工人。那是在其首席执行官在4月份的一段视频中表示,疫情使Oyo的业务萎缩了50%至60%之前。软银试图通过聘用一些日本员工来帮助公司。

该基金的工作人员对WeWork的看法远没有那么乐观,他们预测起估值在10年内将始终持平。那是在WeWork拙劣的首次公开募股(IPO)和软银纾困之前,软银现在陷入了与WeWork创始人的诉讼之中。孙正义去年11月在谈到对WeWork的投资时说:“我自己的投资判断真的很糟糕,我在很多方面都很后悔。”

一般说来,有两种类型的投资者为私营科技公司提供资金。风险投资基金瞄准最年轻、风险最高的初创公司,进行小额押注,这些赌注大多是赔钱的,但会被巨大的赢家抵消。成长型基金将更大的赌注押在已经拥有成功产品或既定商业模式的更成熟的公司身上。愿景基金合并了这两种方法中风险最大的部分:它以高估值投资了巨额资金,通常是投资于那些没有证明自己的业务能够产生可持续利润的公司。正因为如此,该基金的大笔投资没有一条通往富裕退出的捷径。

不过,该基金也有些赢家,其中包括癌症检测公司Guardant Health,该公司的初始投资为3亿美元,涨幅超过七倍。该基金对Uber的投资大约是后者的25倍。在该基金最大的投资中,受疫情影响最小的两项投资走上了不同的道路。Coupang受益于韩国停摆期间网购激增。该公司去年的运营亏损近6亿美元,尽管这一亏损比2018年的9亿多美元有所收窄。

2016年,软银斥资320亿美元收购半导体设计公司ARM,在智能手机市场饱和期间,销售增长停滞不前。市场研究机构IDC分析师马里奥·莫拉莱斯(Mario Morales)估计,该公司公布了用于互联网连接设备的更小、更便宜的芯片增长情况,但不足以重新点燃整体增长趋势。他说,现在,销售放缓可能会打击更新、更有利可图的ARM芯片市场。

ARM是愿景基金工作人员去年夏天在他们的估计中前景最悲观的公司。该基金持有软银ARM四分之一的股票,他们预计这些股票的价值将在10年内下跌25%。


百度一下:软银发布2019财年财报:亏损达1.4万亿日元(约合130亿美元)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欢迎点评】要想人生过得去,自己必须加点戏!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分隔线----------------------------
SEO顾问服务

软银,软银财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