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唐SEO、李唐SEM,专注SEO领域十五年,稳定提高网站关键词排名,自主研发泛目录程序、站群管理系统!SEO交流群:7552794
李唐SEM
当前位置: seo顾问服务 > 社会综合 >

贵州醇朱伟大玩“饥饿营销”套路 高频大幅涨价消费者能否买账?

时间:2021-07-09来源: 官网:http://www.seo178.com

  中国网财经7月7日讯(记者 郭帅)在接手贵州醇仅15个月之际,贵州醇、枝江酒董事长朱伟通过社交媒体平台高调宣称:“2000亿市值目标也许用不了十年!七年?八年?”在沉迷“口号式目标”饱受争议的同时,朱伟本人也在“酒业网红”道路上愈行愈远,社交媒体平台日均更新三四条动态,已成为常态化。

  不久前的六月初,朱伟还通过个人自媒体号通报贵州醇业绩:“截止昨天,贵州醇1至5月销售增长227%,利润超过去年全年”;“年初的计划是今年销售翻一番,目前来看应该问题不大。”

  朱伟发布的贵州醇这一喜人业绩引发了行业极大关注,但随后不久,这条动态却疑似被删除。中国网财经记者尝试私信朱伟了解其中缘由,未获回复。

  沉迷“口号式目标”

  2019年8月,贵州醇由维维股份易主江苏综艺集团。次年2月,贵州醇和枝江酒业迎来了新任掌门朱伟。根据维维股份财报中披露的数据,2012年至2018年七年期间,贵州醇分别亏损0.13亿元、0.88亿元、0.57亿元、0.49亿元、0.49亿元、0.52亿元和0.21亿元。

  履新贵州醇当天,朱伟以一封行业公开信形式向外界公开了未来发展目标。在公开信中,朱伟除了喊出引发行业热议的“十年2000亿市值”口号,还提出“三年销售目标40亿”、“第五年销售目标80亿”的细分目标。之后更是频频向外界放出“3个月扭转8年亏损史”、“做酱酒领域百亿大单品”、“重回湖北第一”等豪言壮语。

  今年大年初一,朱伟再发新年公开信,借此向外界公布了贵州醇和枝江酒业2020年经营情况。贵州醇2020年销售增长了206%,成功实现扭亏,利税过亿的目标也已实现。招商方面,2020年贵州醇招商235家,枝江招商110家。朱伟再提出2021年全年发展300家经销商、未来三年销售持续翻番的目标。

  据中国网财经记者观察,招商情况是朱伟在自媒体平台最常提及的话题。今年五月份,朱伟通过自媒体号表示:“春节后两个月,贵州醇新增经销商147家。新品上市一周年,贵州醇合计新增经销商近400家。今年年底能超过1000家吗?”

  虽然朱伟本人未直言今年招商目标由300家增为1000家,但其通过自媒体号转发了媒体相关报道,似乎默认了“今年计划招商1000家”的说法。朱伟同时配文称:“1000家经销商能够支撑100亿销售吗?”

  值得注意的是,100亿销售目标是贵州醇原本10年的规划,而2000家经销商也是贵州醇的终极招商目标。按照贵州醇的规划,公司最终将形成30个左右省级大区、2000个左右县区级分公司、2000个左右经销商、50000家左右核心终端联盟体的营销高速公路体系。

  盲目扩张下“真年份”能否保真?

  经销商规模的迅猛增长无疑能快速拉动贵州醇业绩表现,但同时也把存货成本和周转风险转嫁到经销商身上,此举也引起不少网友非议。

  在朱伟个人自媒体的评论区,不少评论劝朱伟不要盲目扩张,有网友表示:“名人效应是把双刃剑,经销商转化到消费者端,路漫漫兮。”也有网友一针见血的指出:“一般产品,经销商的数量是越多越好。但是真年份,靠的是存货。存货决定销量。”

  “真年份”是贵州醇、枝江主打的宣传口号。朱伟在自媒体平台表示,市场交流时,被问到最多的问题就是“贵州醇的老酒存量究竟能否支撑未来发展?”朱伟给出的答复是:“精细测算每年能够用于市场销售的老酒数量,以产定销,实行配额制供应,不会寅吃卯粮。”

  而事实上,朱伟刚刚通过自媒体平台发布多款年份产品售罄的消息:2009年酿造,去年包装生产的贵州醇酱香10年产品已经全部售罄;2007年酿造,去年包装生产的贵州醇真年份12年产品已售罄。

  不禁让人担心,如果真年内新增1000家经销商的话,贵州醇还能否以产定销,“真年份”还能否“保真”?

  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认为:“对于贵州醇这样急于扩张的新兴品牌来说,由于品牌力有限,产品推广依然处于初级阶段,对消费者的影响是很有限的,只有通过渠道扩张才能够快速做大体量。所以朱伟要借着涨价的趋势,通过个人IP打造企业品牌,快速在全国建立企业品牌的影响力。”

  频繁涨价被指是“饥饿营销”套路

  从去年10月枝江酒提价、今年5月贵州醇提价来看,外界关于贵州醇产能的担忧并非毫无道理。

  5月17日,朱伟通过自媒体号宣布,由于成本上涨、供需关系变化等因素,贵州醇酱香5年涨价15%,每瓶上涨100元,涨价至799元。朱伟还配文称:“飞天茅台酒同样是五年,价格已经3000元左右了。”

  事实上,贵州醇涨价已酝酿多时。今年三月底,贵州醇曾发文称将暂停向经销商供货,外界已纷纷猜测这是在为涨价造势。朱伟则回应称:“说实在的,我们还真没想那么多,确实只是三月份计划生产量已经全部用完,库房没货了,只好停货。”不少网友并不认账,在评论区直指贵州醇系“饥饿营销”。

  之后,贵州醇更是频频向外释放“缺货”的信号。4月初,朱伟发布头条文章称,继3月份首次收缩市场投入以后,决定5月11日再次收缩市场投入政策,经销商专营产品价格也将上调。此举同样引发了争议,“如果能提高经销商的利润,达到了市场营销的目的,那是最好的了。但如果仅是收割了经销商利润,显得就太过浮躁草率。”

  在蔡学飞看来:“枝江和贵州醇都属于区域品牌,在全国的影响力很有限,他们的涨价更多的是一种造势行为。实际上对于产品的零售价格来说,贵州醇之前的价格已经很高,而这么高频、大幅度的涨价,实际上是不利于产品销售的。但对于贵州醇而言,不仅可以通过涨价打造品牌热度,进而提高品牌话题度和影响力,更重要的是可以通过涨价来增加产品的稀缺性与价值感,来提振市场渠道信心。销售价值不大,更多的是营销价值。”


百度一下:贵州醇朱伟大玩“饥饿营销”套路 高频大幅涨价消费者能否买账?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欢迎点评】要想人生过得去,自己必须加点戏!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相关文章
------分隔线----------------------------
SEO顾问服务

贵州醇朱伟大玩“饥饿营